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西幻)圣光忽悠着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3章 金苹果镇

    泰伦斯大主教到来的这天,整个小镇热闹的恍若新年节日,通常来说那是冰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和雨月的第一个星期。不仅仅是金苹果小镇的原住镇民,还有许多路过金苹果镇去往英诺玛河北岸的佣兵和附近城镇甚至更远的地方赶来的人们。

    大主教的车马队伍从镇外一路行进直镇子的中心广场,人们蜂拥着夹道欢迎,镇上原本的人手根本无法应付这样的场面,提前出动的圣殿骑士团和一位爱兰卡公国的公爵派出的士兵排上了用场。

    艾露菲尔对这位大主教并不那么感兴趣,尤其在法师一大清早就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叫起来之后。

    “其实你们可以不叫上我。”精灵没有半点精神地道,话尾还带着个不太优雅的哈欠。

    奥德维希看着她:“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亲爱的学生。你说过会带着你认识这个世界,了解两种施法体系的根本冲突。而且,我以为你会想看看这个大陆上的神术师们。”

    “我突然不想了,可以嘛?”艾露菲尔拉耸着脸道:“而且我真的对一个大胡子没有什么想法,他一点都没有观赏性。”

    是的,泰伦斯主教从外表上来看是个彻头彻尾的白胡子老头,当然,如果按普通人的年龄来说的话,他同样是个老头。不过对于一个步入圣阶的施法者来说,他满头白发加上大把的白胡子就显得太苍老了,同样是一百二十多岁的年龄,法师就显得年轻许多——艾露菲尔在得知泰伦斯的年龄后第一反应就是把他和法师做了对比而后得知了法师完胜的结论。

    “看看人们的反应,显然白胡子老人的形象更让他受人们的尊敬。”奥德维希对艾露菲尔解释道:“事实上,在教廷,大多数的神职人员都会选择一个让自己看上去更威严更仁慈的形象。”

    “比如把自己搞的很苍老?”艾露菲尔无法理解这种诡异的想法。

    听着两人对话的尤金看了一眼泰伦斯,除了一头白发和一把白胡子,他的脸上几乎没什么皱纹,一双眼睛反而显得非常有神,和苍老一点儿不沾边。不过被精灵这么一形容,尤金觉得对泰伦斯的恐惧似乎少了几分。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泰伦斯大主教走上了演讲台准备开始第一场宣讲。艾露菲尔因为人群的突然向前推挤失去了重心,奥德维希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稳住了身体的精灵重重喘了口气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密集人群的原因。难道他们就为了来听这一场宣讲?如果是,那我只能说狂热的教徒。”

    这一句抱怨艾露菲尔用上了精灵语,奥德维希闻言,同样用精灵语回答道:“当然不,人们之所以热衷听主教宣讲更多的是为了宣讲过后的一场神术祷告,一次性出动数位神术师共同进行的施法,覆盖一定的范围。你知道神术师们的一些增益效果能让任何生物都感到通体舒畅。人们相信,沐浴神光能带来好运,或是驱除疾病。”

    “哦,是这样。”精灵看着台上用“神爱世人”开场的泰伦斯主教一眼,转头对奥德维希道:“那他们不如给我几个金币,我可以为他们带来一场豪华的单人表演。我说认真的,只要几个金币。拜托奥德,我亲爱的引导者,别那么看我,一个增益法术又没什么成本。”

    两人低声飞快的交流着,直到奥德维希看见泰伦斯身边的其他神术师摆出了几个透明的水晶球。

    “我想我们可能有麻烦了。”奥德维希眯了眯眼,语气中不见丝毫着急。

    “什么?”艾露菲尔疑惑道。

    奥德维希:“看见那些水晶球了吗?那是用来检测奥术师的道具,它可以测试出一个奥术师周围的魔法波动。奥术施法者周围的魔力总要比其他人来的更活跃一些。”

    “我认为这是错误的。任何一个施法者职业都拥有接入魔网的能力,理所当然,他们四周的奥术能量会更活跃一些,然而这并不能表示这个人就是一个法师。牧师和法师的最大区别并不是使用的能量区别,而是力量的来源。”艾露菲尔反驳道。

    法师动了动手,艾露菲尔看见他的戒指亮起了一个微小的光点,很快地一闪而过。

    “当然,所以为了避免探查到的是神圣系施法者,教廷还需要有专门的神术师来亲自监测,他们总不能认错自己常用的法术能量。”奥德维希道:“也因此,让我们有了可以骗过他们的方法。”

    “一个简单的隔绝屏障。我已经步入圣阶,只要水晶球的监测者阶位不高于我,他们就永远不会看穿我的屏障。”奥德维希对此有着十分的自信,只要泰伦斯不亲自出手,他们就可以大大方方的站在这里,看他们“耍猴似的的表演”。

    那么泰伦斯会亲自动手吗?很显然,答案是不。五十年前,泰伦斯接任异端审判所三位审判长之一,他是绝对的神术主义者,对待奥术师一贯的残暴,死在他的围剿下的奥术师能写满一整张卷轴,多年以来,轻易达成的成功已经让他松懈下来,傲慢的审判长不认为在这个小镇上会出现8阶以上的奥术施法者,因此根本不屑于亲自动手。

    水晶球闪烁着漂亮的七色光彩,台下的观众只以为这是教廷的什么仪式,纷纷发出赞叹的声音,泰伦斯见没有任何异常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抬了抬手,示意神术师们开始赐福。

    人群彻底沸腾了。他们高呼着“赞美光明神”或是“感谢光明神”,在泰伦斯微笑着示意众人安静后又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像个虔诚的教徒般安静地祷告。

    奥德维希静立在原地,微垂着头,单从外表来看,他表现得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更像个教徒,虔诚而谦逊,简直是神官的典范。然而只有精灵看见了他嘴角那一抹嘲讽的弧度。

    泰伦斯身后的神术师们吟唱起圣言,纯白色的光芒以讲台为中心向观众们扩散开来。

    艾露菲尔感受了一下这个神术中所蕴含的力量,发现只不过是个极为普通的使人精神振奋的神术,甚至不能驱除简单的疾病,忍不住暗中腹议了一句:“教廷可真抠门。”

    奥德维希眼角扫到精灵满脸嫌弃的表情,似乎能猜到精灵在嫌弃什么,不禁将嘲讽的笑容转变成了会心的浅笑。

    “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在白光渐渐消散,圣言林间尾声的时候,艾露菲尔小幅度地扯了扯法师的袍子问道。

    “快了。”奥德维希道:“赐福之后就该结束了,泰伦斯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

    事实果然如法师所言,在圣言赐福结束后,泰伦斯说了两句冠冕堂皇的“愿光明长存”“女神与我们同在”,便走下了讲台,几队圣殿骑士护送着他离开了小镇中心的广场。

    奥德维希看着泰伦斯的马车渐渐远去,眼神冷漠,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直到在场的人群重新喧哗起来,或是结伴离去,或是带着钱袋去找仍然留在场边的神术师寻求帮助。艾露菲尔再次扯了扯法师的袖袍:“奥德?你还要站在这里多久?”

    “我们走吧。”奥德维希回过神来道。

    艾露菲尔看了法师半天,翠碧的眼眸倒映出法师敛去了笑容的英俊脸庞:“你想做什么?”

    法师只是安静地与精灵对视。

    半响,艾露菲尔转过头去:“不管你想做什么,我想说,别忘了回来吃晚餐,否则我就把苹果派全部吃掉。”

    “我想,不仅是晚餐,我们还能一起享用美味的午餐,烤土豆和小羊排怎么样?”奥德维希道。

    精灵耸了耸肩,径直往旅店的方向走去,她没有回头,抬手象征性地挥了挥道:“说好了小羊排,你不回来可没人付账。”

    奥德维希目送着精灵离开,低声道:“当然,怎么能让女士来结账呢。”

    尤金犹豫了一阵,选择了留在原地。奥德维希却没有带上尤金的打算:“你先回去吧,六阶的能力在泰伦斯面前太容易暴露了。注意一下有没有其他裁决团的人,不要贸然暴露自己的行踪。”

    “好的。”尤金点头道。确实,他的实力还不够给泰伦斯塞牙缝的,贸然行动只会给这位阁下添麻烦。

    --------------------------------------

    艾露菲尔并没有马上回到旅店。今天的街道非常热闹,孩子们在街上欢快的打闹嬉戏,商人们吆喝着自己的商品,前来朝见大主教的人们在宣讲过后大都选择了在集市上逛逛,因此不算特别宽敞的街道上人来人往。

    带着附着有幻象效果耳钉的精灵没有了尖长的耳朵,看上去和普通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着超乎常人的美貌,特别特别的漂亮。

    精灵又毫不吝啬她的笑容,于是不断有小商贩在精灵的微笑攻势下发呆,发愣进而给了她一个很低的价钱以便精灵来买走那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和极有地方特色的小吃。

    一路跟着精灵的尤金眼睁睁地看着她边走边买,没一会儿就在手上抱满了东西——穿着苹果花纹样连衣裙的洋娃娃,精致的小烟斗但却不能用来抽烟,造型奇特的蜡烛台(尤金不太能理解那个奇怪的七扭八扭的架子到底有哪点吸引人)晒干的苹果干,彩色的水果糖还有一个布口袋用来放这些精灵已经抱不过来的东西。

    在精灵第三次拿起一个带着香味的蜡烛的时候,尤金犹豫着要不要提醒精灵他们一路上根本用不着蜡烛这种照明用具。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尤金的眼角瞥到了一抹白色的布料。

    不是那种混着米黄或是灰扑扑混合颜色的白,而是平民基本不会穿着的纯白。尤金的心脏有一瞬间的收缩,他隐藏在人群中,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掩护,仔细向那些白袍人员看去,果然在衣角的地方看见了鸢尾花形状的圣徒标志。

    是裁决团的成员。可是泰伦斯大主教并不住在金苹果镇,他们与主教分开行动,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很快,尤金的疑问得到了答案。

    他看见了裁决团的人张贴的画纸,上面画着的人看起来和他非常相像。尤金的内心泛起了强烈的波动。

    不可能,上次追捕他们的裁决团成员明明已经被老师全部击杀,也正因为如此,老师才会燃烧耗尽魂火,最终不得不粉碎命魂。教廷不可能会知道他的长相,可现在的情况却尤金有那么一瞬间怀疑到了狮心公会的头上,但又马上否决,且不说格温多琳的性格如何,就说奥德维希的契约也足以令狮心公会完全守住这个秘密。

    艾露菲尔很快发现了惊疑不定的尤金的异常,她轻声问了句:“怎么了?”随即看到了那群显然的白袍教徒。

    “啊偶,我们好像有麻烦了。”

    尤金皱眉,尽管他的心脏在狂跳,仍然迫使自己冷静道:“他们的目标是我,我们分开走。”

    “等等。”艾露菲尔打断了他:“他们好像是根据画像在找人。教廷对精灵族的态度怎么样?”

    尤金不知道精灵的问题有什么意义但仍然回答了她:“不那么友好,但不会轻易出手。”因为在那些强悍的非人种族手上,教廷曾经吃过大亏,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役,那甚至称不上战争,但惨烈的伤亡仍然使得教廷默认了这些非人类在眼皮子底下的活动,或者说是不得不放任他们的活动。

    “那就可以了。”精灵笑了笑,摸出了一颗紫色的小圆球:“拿着,然后使用它。”

    尤金结果宝珠,下意识地握紧,很快他就察觉到了有什么在发生改变。

    艾露菲尔动作迅速地替他拉起了斗篷的帽子,盖住他的脑袋。身着白袍的裁决团成员此时距离他们已经非常相近。

    “这是什么?”尤金看着手中的珠子惊奇道。

    艾露菲尔一边从他手里拿过了珠子塞回玩具箱,轻轻推了他一把,装作边走边看的普通游客,一边飞快的低声解释道:“一种有趣的小玩意儿,能让其他生物暂时变成精灵的模样。放心,它很安全没有任何副作用。”

    “前面那个带着帽子的,停止你的脚步。”就在艾露菲尔刚说完的下一秒,背后传来了一个傲慢的声音。

    艾露菲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一定是哪个裁决团成员在说话。

    她和尤金两人转过身去。艾露菲尔近距离看到了这几个裁决团的神术师的样子,两个看着像是中年人,另两个看上去年轻些,但究竟谁的年纪更大却不好判断,这取决于他们的神术阶位高低和步入某个阶位的时间。他们都将自己打理地非常整齐,连袍角都没有一丝褶皱,一点儿也不像凶名在外的裁决团反而像是常年呆在神像前的神官。

    “有什么事情吗?几位神官大人?”艾露菲尔状似无辜地问道。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长些的裁决团成员道:“让你的同伴摘下帽子。”

    艾露菲尔听出来,他就是之前那个傲慢的声音。

    “这,恐怕不太方便。”艾露菲尔为难道。

    “哼,不方便?”那人冷哼了一声道:“你是在窝藏奥术师吗?”

    “奥术师?”艾露菲尔摇头:“不,当然不,我是指,他并不是人类。”说着轻轻拉下了尤金的帽子。

    显露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张异常白皙的脸庞,比人类更为英俊,两只耳朵又尖又长从铂金色的碎发间延伸出来,非常明显的精灵标志。

    所有人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毕竟精灵已经很多年不曾明晃晃地出现在大陆上了。

    “大人,请问你们是在找奥术师吗?我的精灵朋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艾露菲尔期期艾艾地问。

    另一个看着年轻些的裁决团成员眼神不善地扫了两人一眼,道:“你是怎么认识精灵的?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我是被家人遗弃的孩子,是ada捡到了我,并将我抚养长大。”艾露菲尔随口编了个故事:“后来我独自跑出森林玩,一个老神父教会我使用光明女神的力量,你瞧。”

    一团小小的圣光出现在艾露菲尔的手边,很快消失不见:“这次本来想去英诺玛湖北岸抓雪兔的,但路过这里的时候听说有大主教的宣讲就停留了一阵。他是我的朋友,怕我一个人有危险所以跟着保护我。”

    因为精灵丝毫不见犹豫,比真话还要真的谎言,加上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有生之年能见到一个活生生的精灵,这可不是什么常有的事情),裁决团的成员们一时难以做出什么决策,即使他们想要扣下一个活着的精灵,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之前,教廷的尖刀不得不放任他们离开,一个仁慈贞善的好名声可不能被他们随意破坏。

    重新戴上了兜帽的尤金将全部神情隐藏进帽檐的阴影中,艾露菲尔带着他又绕了两条街,直到确定没有裁决团的成员在附近后才回到旅店。

    “好了,暂时安全,我们等奥德回来吃饭。”艾露菲尔转身进入自己房间前对尤金道。

    “等等。”尤金还是没有忍住内心的好奇。

    艾露菲尔靠在门边看了他几秒,看到尤金脸上越来越明显的尴尬神色,歪了歪头,让开了半个身体,道:“好吧。给你三分钟,进来说话。”

    “你想问什么呢?”艾露菲尔看着尤金问。

    尤金咳嗽了一声:“咳,那个,我这个样子会保持多久?”他从桌子上摆放的小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与他本人完全是两个样子。

    “不会很久,大概再有个十来分钟吧。”艾露菲尔估算了一下时间道。

    “我现在的样子是谁?”尤金继续好奇道。

    艾露菲尔耸肩:“不知道,老实说,辛多雷宝珠变幻的血精灵都是一个样子的,我还怀疑过究竟有没有原型,也许是制作者随即拼凑的呢?”

    “那原理是什么呢?”

    “我觉得我会知道吗?”艾露菲尔反问道,“小伙子,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小玩意儿。我只负责玩,至于制作,那是玩具制造商的事情。而研究,是法师们爱做的活动。”说完,精灵毫不客气地把尤金推出了门外。

    木门不重不轻地“砰”一声关上,尤金随即从愣神中反应过来,这种任性的回答确实是精灵会给出的回复。

    送走了尤金,艾露菲尔整理了一会儿买来的一堆小东西,突然感觉有些无聊,后悔没在刚才给奥德维希挂一个心灵视界,这样就可以看看法师到底在干什么了。

    -----------------------------------------------

    一队队圣骑士护送着一辆豪华的马车在道路上疾驰着,好在这些天持续的升温天气让地上的泥泞变干,否则不仅车马难以行进,那些溅起的泥点足够让尾随的法师狠狠地皱起眉头。

    风元素亚诺远远地跟随在泰伦斯的队伍之后,为他的主人传递着方向。奥德维希顺着风元素的指引,在一个安全的距离中,接连闪现进行追踪。

    大约在出城后的一个小时左右,泰伦斯的队伍越走越偏进入了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风元素在树林外打了个转,给奥德维希留下线索后悄悄潜入。

    没有实体的,轻柔的微风略过树梢,穿过树枝间的缝隙,悄然无声地跟上了最后一名圣骑士的脚步。

    不多久,一座古朴的神殿出现在了视野中,行进的队伍停了下来,泰伦斯下了车带着几个神术师和圣骑士进入神殿。

    风元素刚想跟上,就收到了奥德维希的制止命令。

    “停下,亚诺。里面可不是你能闯进去的。”

    已经达到了树林中的奥德维希透过层层树木看见了神殿的一角。那座同体米白色的古老神殿有着尖尖的穹顶和装饰着藤蔓纹样的立柱,大门上还雕刻着象征丰收的麦穗图案。

    这里,原本是属于群星圣殿中的自然神殿,而现在,却变成了教廷的地盘。

    奥德维希危险的眯起了眼,测算好距离后,一个闪现出现在了神殿内部。发现主人丢下自己独自跑进了里面的风元素气鼓鼓地想要鼓成圆球状,却发现自己此时根本没有实体,不禁重重散了口气,留在神殿外看守的圣骑士们只觉四面八方吹来一阵强风。

    !!ヾ(。`д′。)直觉闯祸的风元素立刻安静下来。

    神殿内部,一盏盏精致的银质烛台上点上了短短的粗蜡烛,将昏暗的神殿照亮。奥德维希出现在一个视觉的死角,这是一个书架的后方,与墙壁隔出了一个半封闭的空间,书架上堆满了厚重的书籍,这些书籍上落满了灰尘,不难看出神殿更换了主人后,再没人悉心保养过它们。

    四周很安静,没有半点讲话声与脚步声,看来泰伦斯等人并没有进入书房的打算。奥德维希在书架上找了一本名为《种植的乐趣》的精装书籍,拂开了缠绕着的蜘蛛网,他按住了那本几乎有一块石砖厚的书,手腕微微用力,接着向左转了三十度,只听一声非常细微地“咔”声响过,奥德维希的侧面墙壁上出现了一道仅供一人通过的小门。

    奥德维希闪身步入,小门很快合上,墙壁上严丝合缝,不见半点机关的痕迹。

    奥德维希一步步向下走去,他拿出了一块照明宝石照亮了前路。蜿蜒向下的楼梯在转过一个弯角后分成了三个路口,奥德维希选择了其中一条向上。

    左拐右转几次之后,法师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房间的角落散落着几张老旧的椅子,靠近椅子的那面墙面上张贴着一张不知什么年代的地形图,侧面的墙壁上则刻画着一个奇怪的符文。

    它看起来像是个眼睛的图案,外围画着倒三角,倒三角的最外圈是一个复杂的八芒星,这些图案用特殊的金属镶嵌起来,即使经历了漫长时间的侵蚀依旧闪现着隐隐的光辉,与看起来破败的墙壁整个神殿密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奥德维希站到了这面刻画着眼睛图纹的墙壁的面前,他伸出手,轻轻按在了墙上,幽蓝色的光芒从最外圈亮起,顺着图案逐渐向中心的眼睛汇去,当蓝色的光芒集中在眼睛的瞳孔位置,一片有些模糊的图案出现在了对面的墙壁上。轻微的说话声随之响起。

    这是一个名为全知之眼的古老铭文,它的作用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能够看到以及听到人所不见的景象。在奥术的黄金年代,全知之眼常用作监视或是预警的作用,这座隶属群星圣殿的自然神殿拥有这样一个现今已经失传的铭文并非偶然。

    事实上,几乎每一座上了年代的神殿中都会配备这样一个铭文,不仅是用来防范进攻,更多的,是因为全知之眼是为数不多的有明确记载其出处的铭文。它来自一个人们满怀敬畏又渴望探求的地方——神之遗迹。在奥术的全盛时代,人们相信它能看见一些凡人无法得知的事情,毕竟,谁让它的名字叫“全知之眼”呢?

    全知之眼投射的图案以及变得清晰,奥德维希看着神殿偏厅里好无所觉地享用茶水的泰伦斯,眼神有一瞬间变得阴冷。

    这位审判所的负责人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教廷异端名单上列在首位的重点通缉对象正在几墙之隔的地方,看着他们,听到他们

    “大主教,还是没有那个法师的消息。是否需要加派人手?”一个白袍上挂着银色十字架的神术师恭敬地向泰伦斯说道。

    泰伦摆了摆手道:“算了,他也跑不到哪里去。现在的重点转移到了‘议会’的地点上,我们一直知道那些法师搞了个团体组织叫做议会,但多年来从没发现过议会的踪迹,这次我们从黑法师的灵魂记忆里读取到了一丝线索,绝对不能再使行动落空。”

    “是。”十字架白袍应声后退出了房间。

    一个圣骑士在他走后上前了两步,他银白色的盔甲上绘制着金色的符文,这并非普通的花纹,而是一种防护类的附魔,自从教廷禁魔行动后,这样的盔甲就成为了高级而稀缺的货色,能穿上这样的盔甲说明这个圣骑士至少有八阶的实力,并且身处要职。

    “大主教,这一批的污染水晶已经制作完成,但成品只有两个,其余的全部做废了,毕维斯说只靠一块样品,缺少炼金术的支持,很难制作出完美的成品。”

    “炼金术。”泰伦斯把这个词重复了一边,继而嘲讽般的笑了笑:“我怎么忘了,那些法师们都喜欢研究炼金术。这确实是门有趣的工艺,只可惜和法师搅得太近,就只能落得现在的下场。看看那所谓的炼金之城潘多尔,真是凄惨的结局。”

    听到这里,奥德维希的眼神彻底暗沉下来,总有一天,他会让潘多尔的天空城重新悬浮起来,让教皇亲自跪在阶梯下忏悔。

    圣骑士在泰伦斯说完话后奉上了一个密封的银白色匣子,匣子上布满了隐秘的花纹,毫无疑问,从这个花纹来看,这是一个秘银盒子,还是纯秘银打造,防御性能非常好。

    众所周知,秘银是极其昂贵的材料,拥有极好的抗魔属性,是教廷制作对付奥术师的武器或是其他工具的高级用材。那么,什么样的东西需要用一个防御性如此高超的盒子来装呢?

    奥德维希心底隐隐有些猜测,而接下来泰伦斯打开了盒子查看的举动证实了他的猜测。

    盒子里的东西不多,就两件,还是两件相同的东西,都躺在金丝绒的衬布上。那是两块小小的,不足一个孩子巴掌大的水晶,黑色的。在全知之眼的景象里,它们散发着灰蒙蒙的死气。

    泰伦斯很快合上了盒子;“只有两块还是太少,如果这次真的找到议会的位置,就这两块污染水晶可不能对付名单上那一长串的九阶法师。”

    “议会真的有那么多九阶?”圣骑士迟疑着问。

    “当然。”泰伦斯道:“他们就像老鼠,东躲西藏的本事比谁都大。不过那是几十年前的名单了,现在究竟还有几个人活着还是个未知数。也许,你一个都见不到他们。”

    一个都见不到?奥德维希嘴角的弧度危险而冷漠,那真是太让泰伦斯失望了,议会现存的九阶法师几乎都在中心的法师塔中,至于远离议会的几位,今年也纷纷致信表示会赶来参加议会。因此,本年度的圆环集会将聚集起最全的“异端名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泰伦斯又和圣骑士说了些前段时间的诅咒和群星圣殿,奥德维希听出来他们所说的正是他和艾露菲尔冒充圣域成员的那一次。泰伦斯明显对此抱有极大的关心,群星圣殿在教廷的眼中始终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彻头彻尾的不稳定因素。

    听到这里,奥德维希没再继续下去,一个闪现离开了圣殿。泰伦斯最好多关心关心群星圣殿,他非常乐于看到圣域和教廷彻底撕破脸的一天。

    至于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他已经有了打算。

    令风元素留守在原地,通知他泰伦斯的动向,奥德维希没再理会风元素故意装出来的气愤表情,独自赶回了金苹果镇。

    在他们入住的旅店里,奥德维希扫了一眼热闹的旅店大堂,并没有看见精灵的身影。他走上了楼,敲开精灵的房门,开门的却是尤金。

    奥德维希面无表情地盯着尤金。

    艾露菲尔的声音从尤金背后传来:“是来送饭后甜点的吗?”

    听到艾露菲尔的声音,奥德维希冷着脸走进了房间,看见桌子上那些还没撤走的盘子:“我以为我能赶上午餐。”

    “是的,我亲爱的先生,在等到你之前,我也这么以为。”艾露菲尔回视着法师:“直到旅店老板来告诉我今天的小羊排马上就要卖完了,而我恰好并不想吃别的。”

    奥德维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艾露菲尔。

    这时候,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并伴随着老板的大嗓门:“两位客人,甜点和另一份小羊排到了。”

    精灵看了一眼闭合的门板,暗自嘀咕了一句“来的真是时候”,而奥德维希则挑了挑眉。

    刚刚坐下尤金不得不再次站起来开门。老板将托盘放在了桌上,他看见了奥德维希,随口道:“啊,您回来了?果酱买到了吗?这可是最后一份小羊排了,您能赶上真是太凑巧了。”

    法师对着他点头,顺着老板的话应道:“是的,非常幸运。”在说幸运这个词的时候,法师眼角带到了支着脑袋的精灵,忽然间心情愉悦。

    在旅店老板出去后没多久,尤金找了个借口也离开了。房间里的气氛太诡异了,他还是一个人呆着吧。

    “那么,精灵小姐,我是否能知道,如果我此时仍然没有回来,你将如何对这盘美味的小羊排进行保温?”奥德维希一边优雅地动着刀叉一边道。

    “放进我的空间,再拿出来。就这么简单。”艾露菲尔回答。

    “能在追加一个问题吗?”

    “你说。”

    “尤金为什么在这里?”

    艾露菲尔看了一眼奥德维希,好像很奇怪他为什么会问出这个:“总得有人付午餐钱吧?我假设你还没有忘记,我持有的大量金币都是无法使用的。”

    奥德维希用餐的动作一顿,突然感觉嘴里的小羊排也不是那么美味了。

    于是这个晚上,精灵美美地睡了一觉,尤金收到了一个预置了瞬发冰环术的法术卷轴,法师听了一晚上风元素的呼噜声,似乎是个美好的夜晚?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